《广州日报》:中大德国教授吕博艺: 迷上广州与广东“智”造

  原文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8-05/31/content_14_1.htm

  

  广州是德国人吕博艺(Prof. Dr. Boy Lüthje)的家,是他工作的城市。在珠江畔风景秀美的中山大学南校区,吕博艺有一份教职,作为中大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产业关系与社会发展”讲座教授,他已经落户广州三年。

  吕博艺与广州最早相遇在15年前,用他自己的话说,“广州是我的中国老家”。在与广州相处的15年里,这座城市和周围的珠三角地区的巨大变化,让吕博艺深深为之着迷。“这15年,已经足够活一辈子。”他说。

  在接受广州日报独家专访时,这名研究德国制造4.0与中国智能制造对工业影响的外籍专家,不仅讲述了他的广州故事,也畅谈了他眼中的“中国制造2025”关键——广东产业升级。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丹阳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杨耀烨

  吕博艺不爱广州的夏天,因为太热。他尽量把自己一年的旅行都安排到夏日,目的地是远方凉爽的北方或者更远的德国。

  吕博艺是这名德国教授Boy Lüthje的名字中文音译。三年前,曾在欧洲和美国进行学术研究的吕博艺获得了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的讲座教授职务,此后,广州成了他的家。反而德国,他每年只回去两三次,进行大约一周左右的短期旅行。

  广东是中国制造2025关键

  广州日报:你觉得广东在制造业升级中有多大的优势?

  吕博艺:我认为,广东是中国制造2025的关键。因为广东是中国最大的制造业经济体,也是世界最大的制造业经济体之一,在珠三角有大约两千万产业工人。因此,智能制造必须在广东发生。如果广东没有升级智能制造产业的能力,那么中国其他地区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当然,中国每个地区有不同的侧重产业。像化工产业集中在江苏和上海,而非广东。广东会吸收其他地区和不同产业的先进经验,但基于规模庞大的基地效应,广东毫无疑问是中国制造产业升级的关键地区。

  广东制造需要一流劳动力

  广州日报:广东制造业升级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吕博艺:我认为对广东制造业最大的挑战是传统中小企业的生产方式。这些中小企业还在使用非常原始的技术,手动组装产品。

  一旦他们开始引进自动化设备,整个行业将是从0进化到3.0。但是使用先进的机器人、人工智能或其他先进的制造技术,离这些中小企业还是太遥远。这是必须正视的问题。

  中国制造面临的最大挑战不在一些顶尖的技术上,因为在顶尖的技术上中国的表现已经非常出色了。中国制造最主要的问题是要升级传统的中下游的行业生产链条。而另一个与之相关的问题是,如何通过培训工人,增强工人的技能来提高生产质量。

  在广东,有很多行业是由来自农村的外来工来完成的,很多人还在打短工。对制造企业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要放长远眼光,广东需要打造一支世界级的劳动力队伍,来符合世界级制造业的要求。

  培训工人应成为常态

  广州日报:这些困难,德国曾经经历过吗?

  吕博艺:在制造业上中国与德国有很大的不同。德国现在没有低薪和低投入的产业。高薪工人可以制造出在世界市场上价格昂贵的高质量产品。

  在工人培训体系上,中德有很大不同。在中国,大部分产业工人的培训是在职业学校或技校,学校里的培训和工厂里的工作联系不高。刚入厂的年轻工人工作能力弱,但工厂并不愿为在岗工人培训。而在德国,同样是三年的培训,工人们可能一周有一两天去学校,有三四天在工厂工作,由工厂负责培训。德国的不少公司与工厂愿意花很多钱来培训工人。培训工人在中国也应该成为常态。 

  我认为,这意味着中国整个职业培训体系需要改革。升级工厂是“中国制造2025”中还没有被真正解决的问题。

  让机器人驱动传统行业

  广州日报:在广东,你的调研是怎么做的,收获了什么?

  吕博艺:我们跟着工会、当地政府到工厂调研,了解工厂和管理层是如何组织。因为当地政府也有兴趣了解这些事情和开发公共政策工具,以更好地指导公司,同时升级制造业的工人。

  我第一次来到广东大约是十五年前,这些年我对广东和工厂的变化印象深刻。我看到中国企业无论是管理者还是工人,都在为提高产量、质量和更具创新性的产品作出巨大努力。但另一方面,我认为,在广东,协调发达的高科技产业和中小劳动密集型行业也很重要。比如说,在佛山,我们希望用机器人作为推动传统家具、服装、轮胎等制造业发展的驱动力。但这些战略还需要在地方试验融合。

  广州日报:比如说?

  吕博艺:佛山南海有一汽大众的工厂,这家工厂非常现代,拥有很多机器人,已经媲美“德国工业4.0”,自动化水平甚至高于德国的一些工厂。但这样的公司并没有与当地的行业产生联系,几乎没有与当地的汽车供应商联结。

  当地的汽车供应商为其他公司工作,这些工厂很难从一汽大众那里学习。如今中国有一些非常现代、自动的顶级公司,但也有很多中小企业仍处于工业2.0、工业3.0的水平。让现代工厂与传统老厂之间互相整合非常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