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岳经纶:公费医疗纳入医保是大势所趋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4_02/16/33848590_0.shtml

岳经纶

 《南方都市报》

公费医疗纳入医保是大势所趋

 (注:数据来源于广州市人社局历年财政预算编制说明,且只反应市本级公费医疗的支出情况,区、市(县级)和省属由其财政自行安排。2010年-2011年,公费医疗被分拆为三个项目进行统计,2012年之后,统一为一个公费医疗支出口径。)

 

 

 

 

 

南都民间提案04

    《破除公医、医保双轨制,建全民医保》提案人:岳经纶(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副院长、社会保障与社会政策研究所所长)附议:丘育华(广州市人大财经委委员、广州市民营企业商会副会长)

    这边厢,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需参保人自己和企业共同缴费,一旦停缴费用,即停止享受医保待遇;那边厢,公务员及其申领到公费医疗卡的直系家属,无需缴费直接享受财政供养。

    这边厢,职工医保住院需要自付一定比例(起付线),才开始进入个人和基金共付阶段,其住院报销比例也低于80%水平,更别提门诊待遇仅为每月3 0 0元药费;那边厢,公费医疗住院病人,无须起付线,如无自费项目、药物,报销比例高达90%,退休公务员待遇更高,更别提每天还有20 0元(两个病种)对策门诊报销……

    缴费参保的,待遇还差于用公帑供养的公费医疗,无怪乎广州只要启动社会医疗保险制度改革和缴费水平的调整,必定引发市民对公费医疗的吐槽。

    本月7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务院会议,决定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制度,破除城乡医保双轨制。呼声已久的广州公医和职工医保的并轨,重新进入专家、代表视界。

    岳经纶:我是公医享受者 我支持并轨

    作为中山大学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岳经纶本人就是公费医疗待遇的享受者。“从医疗保障层面来讲,也应该平等。只是我们的制度设计,一直是用职业、户籍这样的身份特性来框定不同的待遇水准,形成了待遇差。”

    岳经纶表示,公费医疗也好、职工医保也好,都是医疗权利上的一种制度安排。前者完全主要由财政承担,后者由个人、企业和政府部分财政支持承担。改革的核心,就在于制度的设计,东莞市就采用一种医保制度覆盖所有人群。“公费医疗纳入到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当中来,是大势所趋。”

    他坦陈,广州的改革目前已经启动,但如何照顾现有制度中的享受者,还需要深思熟虑。该怎么并轨,是医保和养老保险同时并轨还是一项一项来,都需考虑。

    建议:公务员入医保得带着钱来

    岳经纶建议,首先由财政加大医疗这一公共服务项目的投入,是改革的方向之一。这样可以一方面提升职工医保的待遇,一方面适当提升公务员群体就医后的自付比例。另外,公务员加入到医保当中来,是需要带着参保费用来充实医保基金池,如果单纯统一了制度,不为医保基金池注水,势必会摊薄目前职工医保参保人的医保待遇。“政府作为公务员群体的雇主,也应该按职工医保那样,为雇员(公务员)缴上一定比例的保费,同时要兼顾公务员的服务年限、退休公务员这样的特殊群体。”

    丘育华:取消公费医疗 趋近公平

    市人大代表、人大财经委委员丘育华,在更早前就关注到了破除公医、医保双规制的问题。去年广州市两会期间,他还特意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广州市公务员尽快纳入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的建议》。呼吁广州市尽快取消公费医疗制度,全市公务员(含已退休人员)纳入职工医保体系,以增强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的支付及抗风险能力。

    “广州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城市,在全国的省会城市当中,已经是倒数的未破除双轨制城市了。目前仍然坚持双轨制度的省份,只有山东、广东、江西、湖北、贵州、陕西六省了。”丘育华表示,对于公费医疗和职工医保之间的待遇差,他并没有进行过详尽的调研,不好评价,但财政预算中2013年用于公费医疗项目的支出超16亿,这是现实状况。

    他表示,广州从10年前就提出要进行破除双规制、公医进医保的改革,但10年来,光听楼梯响,未见人下来。“我关注这个领域,主要还是基于大医保、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医保上的考虑。如果每年10多亿的公医支出,注入医保基金池,应该是能充实基金,提升基金的抗风险能力的。关键一点,大家在同一个平台上享受待遇,更趋公平。”

    建议:还需和城乡医保并轨

    在丘育华看来,公费医疗与职工医保进行并轨,只是大医保、全民医保的第一个步骤。将来城乡医保(广州计划年内出台政策完成统一)走向良性轨道,基金充实,待遇接近。再进行职工医保与城乡医保的并轨,也是必然的。“将公费医疗纳入医保,会对公务员群体和现有待遇享受人带来一定的影响,但应该照顾到更广大市民的诉求。”

    采写:南都记者 王道斌

    记者调查

    普通住院待遇公医远胜医保

    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内多家三级甲等医院,比较了公费医疗和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在职、退休)人员的普通住院费用结算单。结果发现,在总收费相近的情况下,公费医疗的自付比例要远低于职工医保。按照制度设计,两种保障制度中的在职人员报销比例都低于退休人员。

    以职工医保在职结算单为例,该参保人住院4天花费医疗费用5060元,由于需要支付起付线1600元,与基金共同负担部分的20%比例,再加上自费药物(仅30元)、床位超标费25元,其个人自付2470元,基金支付了2590元,实际报销比例为52%。而另一医院的一名住院周期相近的公医在职人员,其总费用8700元,由于使用了将近600元的自费药物,且需要自付10%的住院费用,他的个人支出为1400元,公医记账7300元,报销比例84%。

    退休人员的待遇差距同样明显,因为职工医保,退休人员同样需要先付起付线。该单据显示住院人员住院期间总费用为4353元,在没使用自费药物的情况下,基金支付的是2615元,报销比例60%。而一名公医退休人员的结算单住院期间总费用1万元出头,公医记账9200多元,报销比例92%。而且公医人员的住院周期,往往远高于医保参保人住院周期,这和职工医保的以人头平均数结算的方式也有很大关系,公费医疗无此顾虑。

    在门诊方面,广州医保给了参保人员门诊报销待遇,选点后每人每月上限300元(药费和部分检查)。“但公医(市级)是每天可挂2个号,每个号上限100元,第一天来了,第二天还可以来,全月每天都来都可以。大型检查上,超过300元的,只要本单位批,公医记账,重大疾病的昂贵药物,报批后亦可记账。”一三甲医院医保、公医办负责人向记者表示。